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歷史文化 >  正文

基層文化空間是社會治理和普通百姓享受公共文化服務的平臺

發布時間: 2019-07-31 22:00 來源: 中國文化報 作者: admin
基層文化空間是社會治理和普通百姓享受公共文化服務的平臺。基層是一個動態的概念,既指城市社區、街道,又包括鄉村和城鎮。基層有地方的、本土的含義,也指某個基層單位或公司。作為個體,總要生活在家庭、社區、公司等不同的基層空間中,可以說,基層是與每個人生活和工作最息息相關的社會領域。基層傳播就是加強基層社區融合和文化建設的手段,暫且不談企事業單位的工會、團建活動,生活在基層的普通百姓是否宜居和舒適,離不開有機的、健康的鄰里關系和社群網絡,這都需要基層文化工作者、志愿者通過組織各種文藝、教育活動來構建豐富、融洽的基層公共空間。近些年,各級地方政府加大對城市書店和農村書屋的投入,讓書店成為基層傳播、基層公共文化服務的平臺。
 
  自2014年4月北京三聯韜奮“深夜書房”營業開始,廣州、杭州、青島、鄭州、西安等全國各地的24小時書店如雨后春筍般出現,“當城市進入午夜,書店就是燈火”的夜間運營模式漸成氣候。作為掀起不打烊熱潮的實體書店,三聯韜奮書店遠不是起點。國外及我國港臺的同類書店早已有之:以臺灣為例,1999年誠品敦南店開始提供24小時營業服務,成為第一家24小時營業的書店。就大陸而言,深圳的中心書城24小時書吧、上海的大眾書局福州路店,也分別于2007年、2012年就開始了24小時營業。
 
  更大范圍、接連涌現的24小時書店,與《關于延續宣傳文化增值稅和營業稅優惠政策的通知》和《關于開展實體書店扶持試點工作的通知》不無關聯:稅收的減免和資金的支持,使得因夜間營業大幅增加的人力成本、水電開支等經濟壓力得以緩解。2016年6月,中宣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財政部等11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更是明確提出“鼓勵開辦24小時書店”,為助力24小時書店發展帶來利好。
 
  2011年,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首次在全會決議中寫入“開展全民閱讀活動”;2012年,“開展全民閱讀活動”歷史性地被寫入黨的十八大報告;2014年3月,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倡導全民閱讀”。
 
  作為黨中央的一項重要戰略部署,“全民閱讀”不僅是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重要目標和理念,還是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進一步完善的必要途徑。一方面,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為“全民閱讀”的展開提供了軟硬件支持;另一方面,“全民閱讀”的實踐則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深入發展提供了思路和動力。新世紀以來,政府在促進文化產業化發展的同時,也加大對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力度,讓普通百姓更加均等化地享受到文化服務。24小時書店,無疑是十八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所要求的“引入競爭機制,推動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發展。鼓勵社會力量、社會資本參與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培育文化非營利組織”的有益嘗試。
 
  城鄉人口規模、流動趨勢和區域功能、經濟水平上的巨大差異,決定了文化產業集中在城市的格局,也注定了24小時書店的夜店照不到鄉村。根據第16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的結果,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的綜合閱讀率為87.5%,較農村居民的73.0%高14.5個百分點。對城鄉成年居民不同介質閱讀情況的考察發現,我國農村居民的圖書、報紙、期刊閱讀率及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均與城鎮居民存在顯著差距。城鎮中的出版物經營業務,或直接由書店,或由大型商貿、餐飲、服務連鎖企業展開。在農村地區,新華書店等發行企業,便民超市、電商服務站點等農村出版物代銷點或網絡代購點,雖亦有登場,卻“存在感”不足,影響力有待進一步提高。
 
  面向基層開展全民閱讀“七進”活動——利用農家書屋、職工書屋、社區書屋、連隊書屋、城鄉閱報欄(屏)等平臺開展各種形式的讀書活動,深入推動全民閱讀進農村(牧區)、進社區、進校園、進軍營、進企業、進機關、進家庭,是全民閱讀活動的重要形式。其中,農家書屋,是鄉村的重點文化設施之一。
 
  農家書屋工程,由原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聯合中央文明辦、國家發改委、農業部、財政部等八部委,于2005年開始在部分省市試點,2007年在全國范圍內實施。最初的設定目標是有效解決農民“買書難”“借書難”的問題。在具體實施的過程中,由于圖書銷售難以開展,將工程的重點放到了圖書借閱服務上。至2012年,農家書屋的基礎建設已經結束,全國64 萬個行政村基本實現全覆蓋。然而,作為全民閱讀“進農村”的主要平臺,農家書屋的使用率和實效尚不盡如人意,需要依靠更多的基層文化志愿者把農家書屋與基層社會有機地結合起來。書屋不只是閱讀、讀書的空間,也是重建鄉村文化、基層社區的中介。
 
  具備自主性、追利性的24小時書店,在“以時間換空間”及多元化經營的經驗上,或許難以復制于農家書屋,但它提供的豐富活動、舒適環境以及和民眾文化需求對接的內容供給,都給農家書屋工作帶來一些借鑒。將“因地制宜”的單位縮小至一家具體的書店,凸顯每個城市、每個街道、每個社區的獨特性,以此取代宏觀政策或中觀調控下的“一刀切”:24小時書店對農家書屋的啟示,包含卻不限于以需求導向為基礎,向基層轉移資金,創新投入、審核、監督機制,堅持本土化、當地化。
 
  一個是“城市的精神地標”,一個是鄉村的文化服務設施,在為全民閱讀掌起的燈光下,它們殊途同歸——城鄉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共同推進、協調發展之路。書店
 
編輯: admin

熱點時評

民生動態

視頻新聞

三分时时彩 凤山市 | 鹤壁市 | 武定县 | 加查县 | 威宁 | 莱阳市 | 南宁市 | 平果县 | 来凤县 | 蒲江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开远市 | 丰城市 | 陵水 | 丘北县 | 阿勒泰市 | 小金县 | 西城区 | 浦城县 | 乡城县 | 防城港市 | 黔西县 | 平乐县 | 长乐市 | 磐石市 | 鹰潭市 | 八宿县 | 广丰县 | 太谷县 | 岢岚县 | 石屏县 | 贺兰县 | 吉安县 | 孟州市 | 恩施市 | 射阳县 | 墨竹工卡县 | 上杭县 | 淳安县 | 曲麻莱县 | 泰兴市 | 苏尼特左旗 | 定陶县 | 济南市 | 弥渡县 | 辽阳县 | 普安县 | 法库县 | 望江县 | 东乡 | 张家界市 | 马鞍山市 | 景宁 | 贺州市 | 抚州市 | 龙井市 | 茌平县 | 阿巴嘎旗 | 宾川县 | 新绛县 | 深圳市 | 调兵山市 | 永康市 | 息烽县 | 凤山市 | 萍乡市 | 洪江市 | 林州市 | 蒙山县 | 宝兴县 | 钟祥市 | 甘南县 | 枣强县 | 龙口市 | 伊通 | 台南市 | 民丰县 | 曲靖市 | 永泰县 | 凯里市 | 额敏县 | 长宁区 | 江阴市 | 永嘉县 | 云梦县 | 新河县 | 丰都县 | 门源 | 桂阳县 | 江口县 | 宜都市 | 赣榆县 | 曲沃县 | 高密市 | 邓州市 | 迭部县 | 浮梁县 | 中阳县 | 兴仁县 | 乌拉特后旗 | 美姑县 | 娄烦县 | 荆门市 | 湘乡市 | 长武县 | 景宁 | 虞城县 | 云霄县 | 六安市 | 弋阳县 | 交城县 | 丰都县 | 鸡东县 | 山阳县 | 兴城市 | 德保县 | 彭水 | 台中市 | 灵石县 | 乌拉特中旗 | 行唐县 | 曲周县 | 盐城市 | 松阳县 | 蒙山县 | 隆昌县 | 绥化市 | 松桃 | 凤台县 | 杭州市 | 延川县 | 阿巴嘎旗 | 兴业县 | 铜陵市 | 连州市 | 兰西县 | 新泰市 | 商南县 | 德令哈市 | 万源市 | 彰化县 | 长兴县 | 巨野县 | 达尔 | 洛南县 | 酉阳 | 高青县 | 科尔 | 阳城县 | 四子王旗 | 彰化县 | 长泰县 | 商南县 | 岳西县 | 溆浦县 | 桂平市 | 张家川 | 府谷县 | 忻州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鹰潭市 | 浠水县 | 启东市 | 涞水县 | 旬阳县 | 来凤县 | 抚宁县 | 沂水县 | 金秀 | 安吉县 | 贺兰县 | 齐齐哈尔市 | 陵水 | 龙井市 | 司法 | 昔阳县 | 凭祥市 | 新源县 | 新营市 | 千阳县 | 威宁 | 翼城县 | 新和县 | 百色市 | 梁平县 | 巴楚县 | 徐州市 | 昭通市 | 木里 | 姜堰市 | 容城县 | 辛集市 | 出国 | 稻城县 | 富宁县 | 武鸣县 | 曲麻莱县 | 于田县 | 德钦县 | 建宁县 | 商洛市 | 威远县 | 安泽县 | 阜康市 | 亚东县 | 长沙市 | 海城市 | 监利县 | 梁平县 | 祥云县 | 大竹县 | 惠东县 | 乌拉特后旗 | 资阳市 | 罗定市 | 嘉善县 | 阿拉善左旗 | 洞口县 | 新沂市 | 邵阳县 | 鄂托克前旗 | 彰武县 | 大埔县 | 留坝县 | 乡宁县 | 南召县 | 蒲江县 | 理塘县 | 会理县 | 嘉荫县 | 濮阳县 | 湖州市 | 阜城县 | 玉树县 | 九寨沟县 | 华容县 | 德州市 | 溧水县 | 沙湾县 | 延津县 | 彝良县 | 桂平市 | 霸州市 | 秦安县 | 青州市 | 丰镇市 | 儋州市 | 都江堰市 | 正定县 | 岳普湖县 | 伊通 |